400-622-8284zixun@feac.cn
技术移民_Andy移民网    
ANZSCO代码、职业或州担保搜索 更多信息,请在上面搜索栏搜索
    被“剥削”的留学生:没有钱买食物 只能睡车里

    点击率:27

    “由于大多数(或几乎所有)印度学生都打算在新西兰定居,对他们来说,留学中介/学校/部分新西兰雇主,在市场上形成助长“剥削的金三角”(exploitation/facilitation triangle)。”

    移民局工作人员表示,由于一些印度留学生没有赚到足够的钱买食物租房子,他们只能睡在车里,甚至威胁要“自我伤害”(self-harm),以获得紧急拨款。

    通过官方信息法(Official Information Act)获得的信息显示,新西兰移民局风险管理经理Justin Alves去年6月22日在一封邮件中指出,“由于大多数(或几乎所有?)印度学生都打算在新西兰定居,对他们来说,留学中介/学校/部分新西兰雇主,在市场上形成助长“剥削的金三角”(exploitation/facilitation triangle)。”可以说,为了能够留下来,印度留学生受剥削的现象普遍存在。

    申请学生签证的留学生,除了学费以外,还要有15,000纽币一年的生活费用。印度孟买执行经理Dan Smidt 在 8月2日的邮件中写道,ANZ银行正在评估审核其资金转移计划。该计划是允许印度学生将$ 15,000转入ANZ银行账户,但每月仅能提取1250纽币,以确保他们不会把钱花光。

    他表示,“ANZ银行称,他们经常收到印度学生电话威胁说要“自我伤害”,这些学生说他们在车里睡觉,没有食物非常饥饿,所以需要紧急拨款。”

    新西兰移民局签证服务经理Jock Gilray表示,学生威胁“自我伤害”和睡在车里的情况仍然“偶有发生,但这种现象并不普遍。”

    他说,去年移民局发现印度留学生中存在普遍的“签证欺诈”后,移民局对留学中介、新西兰学校和雇主进行了更严格的审核,剥削留学生的情况已“显着减少”。

    Raj Singh,是奥克兰南区Manurewa的Gurudwara Nanaksar Sikh寺庙的工作人员。他称,当印度留学生没有钱的时候,他们会到寺庙来寻求帮助和食物。

    “去年有很多学生睡在车里。很多低价值的劣质课程,根本无法让他们在奥克兰找到工作。最后他们只能去一些农场工作,或者去陶朗加、Te Puke等,或者来寺庙寻求帮助。一开始,我们会让学生在寺庙睡,但后来与学生之间发生了一些问题,寺庙只能允许他们在这里吃饭了。现在的情况并没有太大的改变。”

    不过,移民律师Alastair McClymont表示,由于新西兰移民局和新西兰学历评估委员会(NZ Qualifications Authority,简称NZQA)更严格的审查,学生人数急剧下降。NZQA在过去一年中已经注销了四个PTE。他预计,到今年年底之前,总移民人数将减少10,000到20,000人。

    本周,工党宣布了其移民政策,其中包括停止给申请“低价值”课程的海外留学生发放签证;只有本科和本科以上留学生才能在校期间打工;除非有公司开出job offer,否则大学以下课程毕业生将不再自动获得毕业后工作签证。

    对于工党的移民政策,新西兰独立高等院校(Independent Tertiary Education NZ)的Christine Clark表示“不满”,称工党正在“毁掉”一个45亿纽币的产业。“如果工党停止给申请’低价值’课程的海外留学生发放签证,就会毁掉整个产业。”

    Independent Tertiary Education NZ主要代表的是新西兰私立专科培训学校(PTEs)。

    数据显示,去年全国132,000名国际学生的入学人数中,PTEs的国际留学生人数达到42,500人。受学生欢迎的课程包括商业和酒店管理等。这些课程的学生在完成了至少60周(通常为2年)的学习后,自动获得一年工作签证。

    去年,PTE的印度留学生占44%,与前年相比减少了11%。主要是由于政府打击“签证欺诈”,以及2015年10月引入了新的英语语言要求。